首页 > 首页资讯 > 彩票新闻
3.59亿引发社会质疑声 彩监会成立与否成关注焦点
2009-11-04 15:09   来源:公益时报     编辑:错落的时光    浏览:
内容摘要:社会对于3.59亿元巨奖的关注度如此之高,真的是在关注大奖得主本身吗?显然,揭开所有的面纱之后我们发现,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了我国彩票监管机制的问题。

        10月27日,3.59亿大奖得主已经领走了奖金,河南福彩也于28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对大奖得主的身份进行了公示,但此后的猜疑与质问之声并未就此消失——从最初的怀疑到要求公布中奖人信息,从公众知情权与个人隐私权谁更应该得到保护到彩票公信力缺失等等。我们不禁要问,社会对于3.59亿元巨奖的关注度如此之高,真的是在关注大奖得主本身吗?显然,揭开所有的面纱之后我们发现,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了我国彩票监管机制的问题。


        关注一:社会质疑声喷薄而生


        信息不对称 难平公众疑声


        社会质疑源于监管不足


        “社会对于这个大奖得主的关注度如此之高,我们可以理解。但在看了众多的讨论和评论报道之后,我们发现,所有人在讨论时都带着质问的语气和神情,在关注大奖得主的同时,他们也都在期盼着能对兑奖的过程和大奖得主的身份有所了解。显然,这是一种社会信任危机缺失的表现。”一位在彩票行业工作了多年的业内人士对公益时报记者说道。“而根据彩票的有关法规和条例,工作人员对于中奖人士的相关情况又是需要保密的,这正是一种相互之间的信任缺失。”该业内人士说,这种现象的产生,源于我国彩票自成立以来就缺少监管机制,从而让社会公众无法感受到来自第三方的公正与公开。


        在中国彩票走过的20多年里,相关机构对于该行业内信息的发布和公众对于彩票各种咨询的需求,已经形成了一种充满着矛盾的关系。“机构发布的信息公众认为不够,而公众要求公布的,却没有部门可以足够给予,这使得双方的错位越来越大。”对于这种矛盾,张树国,一位研究彩票多年的法律界人士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3.59亿大奖中出,引起公众对于开奖、发行、兑奖环节上的质问,而另外,在公益金、发行费用的使用情况也一直为社会公众所关心,这两方面所牵扯的监管问题更为严重。“彩票这个日益兴盛的行业逐渐为大家所熟知,但与其相关的各种信息的监管与发布情况却并未一起发展。但我认为,发行费用的公布与否并不是非常主要,机构也不可能做到事无巨细的向别人宣布,纵观国内外的先进经验,我认为审计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彩票专家程阳对本报记者说出了上面的话。


        加强监管涉及多部门多方面


        程阳介绍,香港马会每年都会有一套详细而完整的审计报告。“他们不是像我们一样属于内部审计,而是独立的外部审计。马会每年会找正规的会计事业所,对自己的资金使用情况做出全面而细致的审计,然后再向社会公众公布审计报告,接受社会各方的监督。而且,这种审计报告具有非常强的法律效力。”程阳说,在目前的我国,只有上市公司每年有着比较完整的审计报告,对于其余机构的审计情况,公众都是知之甚少,难怪绝大多数公众都会有疑问。


        从1999年起,财政部便一直是我国彩票的监管机构,也是公益金项目的资金发放者。事实上,监管部门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的双重身份,一直成为人们争论的焦点,有专家认为,我国正是缺乏专门且独立的彩票事务监管机构才造成了当前居高不下的彩票信任危机。而据一项网站的调查问卷显示,更是有高达六成的网民建议设立独立的彩票监管机构,以在机构设置层面完善的监督体系,保障彩票行业的公信力。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公益时报记者,他认为我国对于彩票安全的监管包括三个部分,除了资金流向的监管——包括公益金、发行费等内容,还应该有关于机器设备的软件、硬件的监管和成立彩票监管类的机构。“各地彩票销售机器和摇奖设备并不统一,这对于日后的监管颇有难度。我们应该制定一个有关设备的软、硬件标准,也便于公众对于程序上的理解。”


        “其实对于机构而言,是和购彩者一样希望成立彩监会性质的机构的。”提起网友们热议的彩监会,一位地方机构人士对公益时报记者如此抱怨到。“我们是严格按照有关规定来执行各种工作的,兑奖也是一样。但是,社会上各种抱怨和怀疑的声音还是层出不穷、不绝于耳,我们也希望能通过有关机构,来向公众表达我们的公正。”他还说,从第三方监督层面来看,在法律范围内进行的监控和检测是解决信任危机的重要内容之一。但是涉及到彩监会的组成人员,则不能像网友们所说的,从社会公众中随意抽取人员组成。“彩票的监管是一项专业而巨大的工作,如果不了解,对于监管起来的正确性是要打折扣的。我们建议可以找与彩票系统开发商、运营商和机构三方无关的相关行业的专家来组成,拟定出一个监督方案或条例,待有关方面通过了该方案,机构和彩票行业的其它组成要素就要按照该方案来执行;如果出现了特殊情况,这些专家还可以成为公众的代表进行现场监督。”


        记者在调查采访中了解到,在美国就设有彩票委员会及全国赌博影响委员会,香港也有独立专责博彩事务管理委员会,随着我国彩票行业的开放以及政企分开的完善,借鉴一些通行的做法似乎更有利于保障日常监管与管理中的执行力度。该机构人士还建议说,我国应建立专业化的代表第三方的监管机构,并制定一系列权威性的监管规则,保证彩票发行与销售过程中的公平、公开、公正,使彩票市场的监管专门化、制度化和常规化。


        关注二:彩监会成立与否成焦点


        专家:完善、落实现有监管机制是当务之急


        随着关于巨奖讨论的深入,许多人的话题目标一致指向了彩票信息的不透明和监管薄弱等问题上。在中国各种彩票恶性事件频发、公信力亟待提高的今天,这样的讨论对于未来通过制度层面完善彩票各个环节的监管架构,显然大有裨益。


        对于是否应该建立彩票监督委员以及彩监会如何实现公开化、透明化等问题,北京工业大学人文学院杨茹教授认为,安阳3.599亿元巨奖的开出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甚至有些不了解彩票的公众也有了跃跃欲试的“冲动”。对于开出大奖,首先公众应保持平常心来对待。彩票有一定的中奖机率,中了奖也仅仅是偶然事件,极个别人的中奖事件与我国长期以来所提倡的劳动致富等价值观是不相符合的。公众还应以平常心来看待这次偶然事件,不可盲目投入。其次,关于公众热烈讨论的建立彩票监督委员会问题,杨茹教授认为目前建立彩票监督委员会是极其有必要的。当前公众都在呼吁建立彩监会,这样看来我们的彩监会是早就该成立了。跟国外彩票事业相比,当前中国的彩票业至今仍处在“三无地带”:无独立监督机构、无防火墙、无健全信息披露制度。因此,建立彩票监督委员会是当前我国亟须解决的问题。第三,关于彩监会的组成问题,是官方还是民间组织,杨教授也表达了自己想法。她认为纯粹的民间组织对于当前的现状来说是不现实的,同时公信力也没有办法得到保证。但仅仅由官方组织,目前看来也不是最可行的办法。如果能在官方的引导下吸收部分民间公众参与,对彩票的发行、用途、获奖等一整套机制制定完善的制度,同时充分借助媒体这双无形的眼睛应该能实现公众所期望的公开化与透明化。


        然而,有专家对此却持有不同的观点。社会学硕士生刘鹏也表达了相反的意见。他说彩票监督委员会的成立是没有必要的,正如同多数人所担心的那样,设立了所谓的彩监会,这就意味着各地彩票发行的收入相当一部分要成为这一机构日常开销的费用,显然是违背了彩票发行用于公益事业的初衷。要确保彩票业的公正和诚信,完全可以在现有的制度资源里面进行优化重组。


        “难道每一个行业都要设立一个委员会和监管机构?”一位业内专家表示,网民建议设立彩票事务监管机构的初衷可以理解,但彩票事务监管机构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解决彩票行业所面临的公信力危机,尚有待考证。而且新、老两个监管机构还面临着监管职责如何划分的难题。“我们目前最关键的问题,在于规定的执行和落实、社会环境、行业操守等方面。”


        “而且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是,这样一个独立的行政机构的设置需要大量的成本,而其的运行成本最终也将会分摊到每一个纳税人的头上。”一位机构人士还提醒到。显而易见,要想破除关于第三方的崇拜,完善现有的监管机制、让监管规定落到实处便成为当务之急。

 

热点导航:
相关热点资讯:
 
一周排行
新闻推荐
专家推荐
论坛精华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