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彩民人生 > 彩民生活
18张信用卡套百万买彩 被判刑劝妻离婚
2010-05-27 15:11   来源:彩票直通车     编辑:搁浅的部落    浏览:

        如果不是痴迷于彩票,如果不是为了买彩票冒办信用卡非法套现,今年37岁的周某也许还在威海,和妻子以及两个年幼的儿子过着幸福的生活。


 两年多来,周某为了买彩票,瞒着家人冒办信用卡18张,加上用自己身份证办理的一张信用卡,共套现30多万元。当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会同市北公安分局成立专案组,调查一起系列经济案件时,作为涉案人员之一的周某被纳入警方的视线。去年年底,周某在妻子的劝说下,从威海来青自首。近日,记者来到青岛市第二看守所,采访了一步步走进犯罪深渊的周某。


        月入2000元,一次买彩花3000多元


        今年37岁的周某出生在临沂一个普通的乡村家庭,高中毕业后,周某来到威海打拼。后来经人介绍认识了妻子,并在2000年有了一个儿子 。通过自己的努力,周某在2002年开了一家手机店,一直经营到了2004年。那以后,周某来到威海市一家公司工作,和妻子的月收入都在2000元左右,再加上经营手机店时攒下的10多万元钱,一家人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在平静的日子里,周某找到了一个爱好——买彩票。从一开始单纯的玩玩,到想要在一瞬间彻底改变命运,周某在买彩票上的开销变得越来越大。“一开始就是买点玩,有时候五六百元,后来越买越多,一次买3000多元的。”近日,记者在青岛市第二看守所提审室里见到了周某,他告诉记者,每次买了彩票后,他就把彩票藏着,等开完奖后再丢掉。但是这件事他对妻子只字未提,毕竟如此出手阔绰地买彩票,他也觉着不是件好事。


        花光十多万积蓄,转向信用卡套现


        随着钱花得越来越多,周某中大奖的想法也越来越强烈,没过几年,10多万元的积蓄就花光了 。就在周某为到哪里弄钱买彩票发愁时,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他找到了“财路”。


        2007年9月,周某收到了某银行的信用卡邀请函,后来,他拿着自己的身份证,顺利地拿到了第一张信用卡。“额度是2万元 ,可以按额度的30% 来取现”。但每次取现6000元钱并没有维持多久,为了筹到更多的钱买彩票,2007年12月 ,周某通过街上的小广告找到了威海一家能够套现的窝点。在第一次套现中,周某一次刷卡2.3万元 。这些钱的绝大部分都被他拿去买了彩票。等到了每个月的还款期时,他有闲钱就先分期还上,没有钱就再找窝点代还。


 冒办18张信用卡,拆东墙补西墙


        买彩票的支出远远超过了周某当时的收入,从 2008年1月份开始,他就开始借着替同事办信用卡的机会,冒用同事的身份证办理信用卡用来套现。


        除了把手伸向同事,周某还盯上了亲友,光是用他姐夫的身份证就办了七八张信用卡。此外,他还用捡到的一张身份证办过。到2008年上半年,周某总共冒办了 18张信用卡,加上原来持有的一张,共计19张。各张信用卡的额度从几千元到13万元。


        “我不是想恶意去套现诈骗,但是现在走到了这一步……”一脸憔悴的周某仰望着天花板说,按他的想法,虽然用信用卡套现有风险,一旦资金链断了,这个窟窿就堵不上了,但如果中了大奖,他马上把所有的卡都还上,再把这些卡都注销,亲戚、朋友、同事、银行,谁都不会知道,一切就会悄悄过去。


        两年来刷卡超百万,透支30多万


        按照周某的说法,由于各张信用卡的分期还款时间不同,他从这张卡上套现,用来还另一张卡上的钱,同时又从另一张卡套现买彩票,再从另一张卡上套现填空,两年来几乎是一直在拆东墙补西墙。


        为了套现,周某也费了很大的心思,一开始主要是在威海套现,但因为在威海的熟人太多,他也会经常到青岛、烟台、日照套现。光是4次来青岛就套现约14万元 。这还不算,周某甚至还跑到北京,找了一家可以套现外币的地方 ,一次套取了 4000美元。


        此时,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会同市北公安分局在调查一起经济案件时,作为涉案人员之一的周某也进入警方视线。据周某称,他最多的一次套现近8万元钱,刷卡交易额早已经超过100万元,共套现30多万元 ,光是这两年来的套现手续费就付了近5万元。


        想到妻儿,公安局门口放声大哭


        事情最终还是没能瞒过周某的妻子。2009年12月,早已经饱受煎熬、不堪重负的周某,在妻子的追问下说出了实情。“把她吓坏了 ,她都没见过那么多钱。”周某低着头说,妻子得知实情后,哭过、骂过,但最终还是劝他投案自首。经过一番心理挣扎,周某拿着家里仅有的200多元钱,坐了近4个小时的长途车,从威海来到了青岛。“在威海熟人很多,这件事情太丢人了。”周某说。此时,他的二儿子已经两岁了。


 2009年12月25日,周某来到青岛市公安局,在大门口,周某看着警徽和公安局的门牌,再想到家里的妻子和两个儿子 ,放声大哭。


        窟窿越来越大,周某两年前就开始考虑后路


        学习刑法看报道先给自己“定罪”


        从2008年年底开始,周某觉得用信用卡套现的方式越来越累,窟窿也越来越大,控制不住势态发展的他开始寝食不安,整天吃不下睡不好 ,“日子很不好过,但是洞越大,越想多买点彩票,也许会加大中奖的可能”。


        从那时起,周某就开始为自己的后路做打算,他开始看《刑法》方面的法律书籍,对媒体上报道的信用卡诈骗、非法套现等案件极其关注,以了解涉案人员都是如何判罚的。“像我这种情况,金额比较大,可能会判五年至十年。”在看守所,周某给自己分析了一下,并表示自己还一度想过要寻短见,想“一了百了”。


        不想再连累家里人,想一个人弥补损失


        劝妻子和他离婚想争取宽大处理


        “家里人都没有多少钱,我自己做的事自己承担,我会尽最大能力去弥补损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周某说,他已经给回到临沂老家的妻子寄了一张明信片,“我对不起你和孩子,不用管我了,你把孩子照顾好 ,我尊重你的选择。”周某说,他的一辈子让自己毁了,还连累了妻子和孩子,他想劝妻子趁着年轻,再找一个好人家。“我也不想妻离子散,但是已经这样了,还是不要再拖累他们了。”周某低着头说,给妻子寄出明信片后,他的这一份牵挂算是了了,现在最关心的就是案件的进程,希望早一天得知结果,他会积极争取宽大处理,想早一天回家。


        目前,周某已被依法刑拘。 

 

热点导航:
相关热点资讯:
 
一周排行
新闻推荐
专家推荐
论坛精华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