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彩民人生 > 彩民生活
医生玩老虎机八年输掉25万 离家出走流露轻生念头
2010-04-19 11:16   来源:彩票直通车     编辑:可破    浏览:
内容摘要:面对失踪多日的丈夫,小李一时无语。还是小谈打破僵局,催促二人赶快回家。这时,小李突然恨恨地抬腿踢向王明,却踢空了。“胡子长长了!”小李心疼地看着丈夫,随后挽起了他的胳膊,轻声说:“我们回家吧。”

        彩票直通车彩票讯 4月15日晚,本报收到红安县某医院放射科医生王明(化名)的来信,他委托本报给他的父母和妻子转交两封信。在信中,王明首次坦白,他沉迷“老虎机”赌博长达8年,不仅输光了所有工资,还欠下亲戚朋友和医院同事8万元赌债,内心痛苦却又无力自拔。他希望自己能痛下决心戒掉赌瘾,又害怕得不到亲人的原谅,矛盾之中流露出轻生念头……


        “好孩子”欠下8万元赌债


        前日上午,当记者将信送到王明的父亲王爹爹手中时,他既震惊又痛心:“我们都不知道,王明竟然沉迷‘老虎机’赌博这么多年!”


        年近七旬的王爹爹说,4月12日中午,王明亲自下厨宴请客人,下午就失踪了。他和老伴、儿媳在红安县城几乎找了个遍,却一无所获。“他以前也失踪过,但过不了多久就会自己回来,说是出去散心了。”王爹爹说:“王明性格内向,寡言少语,特别爱买各种彩票,但家人都不知道他有赌博的恶习。”


        王明于去年10月结婚。在他宽阔明亮的新房,挂着多幅结婚照,照片中的他英俊潇洒,仪表堂堂。而家人提起王明,也无不流露出自豪的语气:姐弟3人中数他最聪明,上学时成绩一直都很优秀。1994年从咸宁医学院毕业后,他到武汉一家大医院实习,回家后自己开诊所,2000年又自学考入同济医科大学,后到红安县人民医院工作。


        如此一路走来,靠的不仅是王明自己的努力,其父母也耗费了大量心血。当年为了给他凑学费,年事已高的王爹爹还曾到福建打工挣钱。“不孝之子又犯糊涂了,都是赌博惹的祸……我不能自拔,痛不欲生……”王明在信中说。他还将自己的欠债一一列出,共计25万多元,其中除新房首付和房贷,另外还向亲朋、同事借了8万多元用于“老虎机”赌博。


        “玩失踪”成了家常便饭


        王明的母亲夏婆婆满头白发,提起儿子泪水涟涟,请求记者帮她早日找回儿子:“我们都盼他早点回家。如果他今后好好过日子,好好工作,我们都会原谅他……”


        王明的妻子小李对丈夫的处境也十分担心。她说,她和王明于2004年相识,觉得他举止大方,性格温和,不久就同他确立了恋爱关系。之后两人因工作关系聚少离多,但感情一直十分稳固,直至结婚。目前二人都在红安县城有稳定的工作,收入还不错。


        但她也发现丈夫心中似乎藏着不少秘密。“他常常玩失踪,一走就是一两天,回家后问他去了哪里,他也不回答,被逼急了就说在河边或山上坐了一天,谁都拿他没办法。”小李说。


        王明的表弟小谈说,王明失踪时间最长的一次是2008年底,他没跟任何人打招呼就独自去了深圳,半个月后才回家。当时自己正在深圳,但与王明一直联系不上。最后,王明将身上带的5000元钱花得分文不剩,才主动与自己联系。至于他为何独自到深圳、做了些什么,至今还是个谜。


        领导称他“业务水平出众”


        王明所在医院放射科主任看到王明的信,大吃一惊。据他介绍,王明自从2003年到该院工作,一直认真努力,并成为放射科的业务骨干和重点培养对象。由于业务水平出众,医院经常派他外出进修。


        其他多名同事也说,在15个人的科室,王明的人缘很好,和大家相处得颇为愉快。


        这位负责人称,他一直把王明当作亲生儿子一般看待,也是王明众多“债主”之一。今年3月上旬,王明以还房贷为由向他借了1500元。“后来他告诉我,这些钱都买了彩票,还中了2000多元奖金,但他又全部用来买了彩票。现在看来,他向我借钱,可能也是去玩‘老虎机’了。”他惋惜地说。


        这位负责人对王明的屡次出走也颇有微辞。他说,除了2008年底出走深圳,王明去年进修期间还曾多次超期不归。此次出走已近一周,如果他今日还不回来上班,按医院规定要予以开除;如果能回来,医院会考虑从轻处理。


        江夏的小旅店里找到他


        前日下午,一个陌生的座机号码打进小李的手机。电话那头传来王明有气无力的声音,让她寄给他100元钱,因为他实在走不动了。


        小李立即将这一消息告知了记者。经查询,该号码在江夏区山坡乡。记者于是同小李、小谈一起,从红安赶往江夏,当晚7时许到达。


        连夜找到王明曾打过电话的小店,但店主说,王明打过电话后就走了,不知去向。


        记者等人只得分头在当地众多小旅店里寻找。当晚8时40分许,小谈终于在一家小旅店找到王明。


        面对失踪多日的丈夫,小李一时无语。还是小谈打破僵局,催促二人赶快回家。这时,小李突然恨恨地抬腿踢向王明,却踢空了。“胡子长长了!”小李心疼地看着丈夫,随后挽起了他的胳膊,轻声说:“我们回家吧。”


        决心再也不沾“老虎机”


        “我只是想冷静一下!”王明告诉记者,2002年元旦,他在武汉中山大道一家小店第一次玩“老虎机”,此后便一发不可收拾,8年来没有存下一分钱,16万多元工资全部喂了“老虎”,还欠下8万多元赌债。


        令人惊讶的是,在如此长的时间里,王明竟瞒过了所有亲人。他痛苦地说,每次输钱后,他都痛下决心戒赌,但再见到“老虎机”,之前的决心都被抛到九霄云外,像发了疯似地再赌,直到输掉最后一分钱。工资赌完了,他便向亲朋好友和同事借,还编织了各种各样的谎言。这一个个谎言日积月累,让他的愧疚感越来越沉重,像铅块一样压在心里,但碍于面子,他一直未向他人启齿。


        压力越来越大,债务越来越多,苦闷又无处倾诉,终于让王明不堪重负,再次选择离家出走。15日,他搭车到咸宁,准备步行回红安,以折磨身体的方式戒除赌瘾。但“磨练之旅”刚刚开始约35公里,他便双脚起泡,无法行走,只得停步。


        当着妻子、表弟和记者的面,王明立下誓言:从此之后再也不沾“老虎机”了!他说,回到红安后,他要好好生活,努力工作,珍惜自己所爱的人和爱护自己的人。


 
 

 

热点导航:
相关热点资讯:
 
一周排行
新闻推荐
专家推荐
论坛精华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