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彩民人生 > 彩民生活
六合彩写实小说[大庄家]连载5:彩票引发灭门血案
2010-04-12 10:10   来源:彩票直通车     编辑:可破    浏览:

    编者按:《大庄家》是国内首部关注地下钱庄、六合彩生活状态的长篇写实小说。这本35万字的长篇小说,是作者经过深入的生活体验,在对一手材料的总结和加工基础上完成的。新浪彩票频道从4月8日开始连载放送这部小说,欢迎广大网友关注。


    作者:刘一纯 湖南人民出版社  连载1  连载2  连载3 连载4:得力助手辞职单干


    (十三) 结识两位检察官


    出了洋洲宾馆,陆明远摁了伟哥手机,问他在哪,伟哥让他去四海帝都海鲜酒楼订个包厢,他们一会就到。


    没等几分钟,服务员小姐领着伟哥和两位一胖一瘦身穿检察官制服的人到来。从伟哥的介绍中知道,胖者是阁司市检察院王检,瘦者乃福开区刘检。


    陆明远说来这儿鱼翅和鲍鱼是不能少的,让服务员小姐先把鱼翅和鲍鱼点上。伟哥说是呀是呀,不是这两道菜,谁还奔这儿来,阁司市哪儿没海鲜吃。王检笑说大家是老朋友了,随便点行了。


    饭局上谁也没有提及金利公司私募孟静那笔款子的事,陆明远却知道,打从他们坐进这包厢里就再也没事了。


    饭后已是晚上八点,陆明远接下来要安排活动,王检说就到这里了,晚上还有个会议要参加。陆明远便拿眼望着伟哥看他的意见,伟哥说来日方长,下次还是咱几个好好放松放松。其实陆明远暗自衡量了,凭私募孟静资金的事,这一顿饭吃下来也差不多了。要知那一百二十万福开区检察院一分不少地追回,把金利公司募资的事移交相关部门于他们没有任何好处。对福开区检察院来说,也就少管一桩闲事罢了。


    陆明远请大家都上车,先送王检去市检察院,再送刘检和伟哥回家。刘检下去后,伟哥说去小柳那儿坐会吧。


    陆明远自然要陪伟哥喝茶坐会儿。闲扯中便也得以知道,孟静老公吕时荣原是福开区粮食局局长,借粮食部门改制处置的机会,勾结商贾贱卖国有资产,贪污受贿三百多万。如今这种贪污受贿的事哪天都在发生,把自个牵扯进去险些招致公司被查处却是陆明远没想到的。


    伟哥说:“明远,我这里要提醒你,以后有人拿钱让你帮他放出去,你可得弄清楚钱的来路。”


    陆明远摇头苦笑一声,说:“这可让我为难了。人家找上我,我总不能先派人调查他的钱干不干净吧?”


    伟哥便也摇了摇头,表示这事真不好办。


    柳姐说:“我说明远,这号事你大可不必放在心上,金利公司运作这么久也就今天才摊着一回吧。中国哪天都有贪官被抓,可哪天都还有人在贪,是不是呀?再说了,今天的事不是还促使你和王检刘检结识了嘛。”


    伟哥说:“明远,你什么时候找个时间约他活动一下吧。”


    陆明远喝了口茶,说:“行,到时把幸义也拉上。”


    伟哥忽然说:“知道吧,市公安局一位副局长因受贿被人举报,昨天纪检委都对他‘双规’了,这回幸义又有希望了。”


    上回公安局一哥被擢升为政法委书记,幸义是几位支队长中最有希望上去的,哪知组织部从邻市公安局调来一位局长,所有班子成员一个没动。


    想着今晚伟哥要留宿柳姐这儿,柳姐的楚楚动人让陆明远暗自感到一种冲动,很想邵怡了。再坐会儿,陆明远随便找了个借口同伟哥和柳姐告别。


    车上陆明远拨了辛老板的电话,道歉了一番。辛老板说陆总你有事只管忙去,还安排赵总来陪,真是客气,咱们谁跟谁啊。陆明远也就想起孙艳这女人,赵副总经理只怕多半同孙艳走到一块了。对一个职业女性工作者来说,性已经被市场经济简化成成人需用的商品。


    (十四) 揽储部新招了三位美女


    人事部雷经理打来电话,说按他的吩咐新招了三位女孩补充揽储部,问他是不是见一见。自李红烛离开金利公司后,陆明远就把揽储部一个叫方波的女孩提上来顶了李红烛的位子。方波长得漂亮而性感,笑起来两个深深的圆圆的酒窝给人清纯之感。


    对公司的各个部门,陆明远最看重的就是揽储部。只有争取到大量“上家”资金的注入,公司才能获取丰厚的利润。一定程度上说,美女能最快速地产生市场经济效应。不是市场经济,美女绝对无法产生惊人的美女利润,美女经济是市场经济下才有的产物。


    在雷经理与人才市场联系时,陆明远特意做了指示,除了貌美和拥有灰色技能(指职场上的特殊技能,如唱歌、打牌及喝酒),同时还得注重学历。这是他深谙那些 “上家”的特性,单一的美貌已经很难吸引他们的兴趣,他们需要的话几张红票子便能搞定。要让有钱人成为公司的“上家”,整个儿玩的是过程,这个过程可不是女人单用一张脸蛋和下半身能解决的,只有把女人的品位和素养最大限度地发挥出来,才能使他把闲钱拿出来生利,从而实现双赢。


    一会儿雷经理领着三位婀娜多姿的美女进来,介绍中便也知道她们一个叫郑洁,一个叫陶燕儿,一个叫韩叶。


    当目光落在陶燕儿那张脸上时,陆明远吃惊地发现她与邵怡有几许相似。如果不是对邵怡的家庭背景了然于心,陆明远可要怀疑陶燕儿是不是邵怡妹妹什么的了。接后的扯谈中得以知道,去年大学毕业后陶燕儿在一家民企搞文秘工作,因嫌薪水太低就跳槽到金利公司来了。如今跳槽的主因差不多全是因为薪水。陆明远猜测她们只怕未必知道金利公司是请她们攻关的。郑洁和韩叶都是大学本科毕业。


    陆明远对这次的招聘工作还算满意,让雷经理和唐小雪、方波商量一下,把三人安排下去。


    雷经理他们走后,陆明远的思绪竟在陶燕儿身上停住了。陶燕儿是与邵怡有些相似,可陶燕儿的年轻漂亮远在邵怡之上。他想,如果把陶燕儿的事说知邵怡,邵怡都未必肯信。不知为什么,想到这个酷似邵怡的女孩将面对那些好色的“上家”,陆明远就有点儿不是个味了。略一沉吟,陆明远拨了雷经理电话,让他把陶燕儿安排到评估部负责办公室工作。雷经理显然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改变了主意,也不问为什么,只说遵照陆总指示办。陆明远知道,促使他对陶燕儿工作安排的改变,只因邵怡在他心里之重。


    评估部徐经理送来对三泰房地产公司门前区竞拍地块的评估报告。陆明远很认真地把报告看了,再向徐经理询问一些欠明白的地方,徐经理一一答了,对这桩放贷的数目也就了然于心。他估计李总今明两天会找上他来。电力公司那两千万至今躺在公司,光每天付给张总的利息就是七千元人民币,陆明远倒是希望李总今天就把要贷的款拿走。


    果然,刚过一会,陆明远的手机响了,李总打来电话,几句闲话后,李总说晚上请他去红都食府,五点钟准时来接他。陆明远说接就不用了,很麻烦,到时他自己赶去红都食府就是了。李总就说他在红都食府恭候。


    (十五)  李总设下“美人局”


    李总赴宴时还带了位漂亮的女秘书,开始陆明远还以为是李总夫人,看第二眼时便看出是秘书了。虽说有的秘书同时还扮演着夫人的角色,可夫人毕竟是夫人,夫妻间那份随和是秘书难以扮演到位的。从李总的介绍中知道秘书叫向梅。


    话题自然要扯到借贷上。李总还是当初“咩红坊”茶坊的意思,要求借贷八百万。今天徐经理送来的报告对那块竞拍地的评估值是一千五百万,建议放贷七百五十万。但徐经理同时强调,三泰房地产公司那块竞拍地的手续目前尚在办理中,因此他们暂且无法拿到国土使用证。但李总当着陆明远保证,这个礼拜一定把国土使用证办下来抵押给金利公司。金利公司的通常做法是“下家”把相关资产证抵押到公司,在建议放贷数上适当地予以降低五至十个百分点,极少有突破评估报告建议放贷数的事,这样做自然是为了减少放贷风险。对资金公司来说,资产抵押是唯一的防范手段。这回当然也不例外,陆明远只同意借款七百万,月息六分,期限三个月。


    李总说:“陆总,就按你贷我七百万计,拿掉你们的‘砍头息’一百二十六万,我实际到手的才五百七十四万,距我要求的八百万相差一大截。我的要求是贷到手头的钱八百万。”向梅也在一旁帮腔。


    向梅看着陆明远做出深情的一笑,然后往自个空杯斟酒,同李总干了后,笑眯眯地望着陆明远,陆明远知道她等着自己把酒喝了。更要命的是李总倒了酒等着跟他干,不免慨叹这个女人了不得,一下就让自己陷入被动局面。两杯酒一喝,向梅竖起拇指直夸陆总爽快,说这样的男人才是好男人,哪个女人嫁给陆总一辈子都是福气。


    这时李总的手机响了,李总愣了一下,给陆明远示了下意,起身离座到外面接电话去了。回来的时候李总已是脸色大变,陆明远少不得问李总发生啥事了,李总说: “老婆子打来电话,说与人的车子撞上了。不好意思呀陆总,我得先走一步。”他转向向梅道:“陆总是我的好兄弟,我把他交给你了,你得让他满意啊。”


    向梅望着陆明远笑道:“陆总是李总的好兄弟,我自然会让他满意,这你李总尽管放心好了。”李总走后,向梅埋了单,看着陆明远柔声说:“大哥喝多了点是吗?小妹就近给您开个房,休息会儿再活动吧。”


    这会陆明远很理智,女人的话和其模样让他明白李总半途而退是怎么回事了。想想也是,这酒喝得好好的,他老婆的车子忽然就与人撞上了,天下有这么巧的事?这种伎俩也太小儿科了,用在别人身上也许管用,他陆明远可是惯用此招的高手,麾下揽储部那些美人哪个不是要长相有长相要气质有气质要内涵有内涵的绝色美女,他如果连向梅这种女人也喜欢,大可玩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游戏。如今这年头,性已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可陆明远给自己的准则是好色而不淫。


    陆明远说:“如果李总坚持贷八百万的话,这里还有一种方案,就是我借贷七百万,三泰公司可实拿七百万,但在借款合同中得把一百二十六万的利息全部写成本金借款,到期的时候三泰公司按照约定的金额还款就可以了。这个方案,向小姐回去后告知李总吧。”陆明远自信李总不会放弃这七百万,很快会找上他来的。


    (十六) “六合彩”引发灭门血案


    第二天上午,陆明远正在办公室里跟来送请柬的李红烛聊天,手机突然响了,韩少林的声音轰了过来:“陆老板,钟驰遥一家三口被一个叫王长中的彩民炸了,这事儿咋办?”钟驰遥一家被炸!钟驰遥是一个投注站负责人,负责下面彩民的投注,这事儿发生在政府严厉打击地下“六合彩”的风口,任谁都可以想象它所带来的后果。由此而弄出人命案来,是陆明远怎么也没想到的。


    陆明远觉得当前要做的是赶快同韩少林碰个面,把钟驰遥一家被炸的事做个详细的了解。主意打定,陆明远让韩少林赶到茗雨轩去。一路赶来陆明远冷静了许多。可以这么说,韩少林是他在钟驰遥一家被炸案中竖起的一道防火墙,只要韩少林没事,他便高枕无忧,这起案子就到不了他这里。当务之急是要把与钟驰遥那张往来银联卡上的钱悉数取出来才是。自从发生“六合彩”事件后,财务上陆明远采用一站一卡式,就是一个投注站一张银联卡结账,为的是防止此站出事而牵引出彼站,进而引发到他这个庄家。


    韩少林来了,喝了两口茶,这才把事情的经过说了。自“六合彩”传到阁司市,那王长中同众多彩民一样,梦想以此一夜暴富,每期都是数百上千人民币下注,一期都不曾落下,无奈运气不佳,总是输多赢少,两年下来输了三十几万,把个原本殷实的家折腾了个干净,反欠了一屁股账。


    上期他看准了一个“平碰特”,一狠心借了三千元押上,竟被他买中。按一赔一百计,意味着代理人钟驰遥得赔偿他三十万。韩少林在收到钟驰遥上报数字后,按双方约定于翌日上午把钱打了过去。哪知钟驰遥起了贪婪之念,说庄家只同意按特码的比率赔偿十二万。王长中哪里肯干,坚持让钟驰遥兑付三十万。在几次讨要的过程中反被钟驰遥手下几个小弟揍了一顿。


    王长中受此奇耻大辱,扬言钟驰遥硬不给的话炸了他一家,遂弄来雷管炸药绑在身上,大清早敲开钟驰遥家,把他一家三口堵在屋里,拉响了身上的炸药,轰然一声巨响,与钟驰遥一家三口同归于尽。


    听说钟驰遥和王长中都死了,陆明远那根紧绷着的弦暗自松弛了下来。这两人的死,一定程度上说等于切断了警方追查他这个庄家的线索。但是,由此而引发四条人命,是陆明远怎么也没想到的。


    陆明远叹了口气,说:“钟驰遥一家三口在这当口被炸,公安机关就得举全力侦查,他们从正面打不开缺口找不到我这个庄家,就会从别的地方入手,说不准会把以往那些在‘六合彩’上留了案底的找去。现今这情况,一切得低调行事,赶快把‘六合彩’停了。”


    钟驰遥一家被炸案,幸义肯定早已知道,也许还会把自己与之联系起来。陆明远就有了同幸义扯扯的想法,了解一下公安机关在这事上的态度,可掏出手机准备摁号时又忍住了,这一说岂非大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了。虽说是哥们,可这事儿以两人的身份未免敏感了点儿。又想公安机关真的在这事上有大动作的话,幸义自会递消息给自己。


    果然,刚回到办公室里,幸义就打来电话了,在你一句我一句的贫嘴中,幸义就把钟驰遥一家三口被炸死的事告诉了陆明远,提醒他要小心些。


    下期请看:


    陆明远带陶燕儿去赴宴,胡总对陶燕儿与邵怡的相似惊叹不已。


 

 

热点导航:
相关热点资讯:
 
一周排行
新闻推荐
专家推荐
论坛精华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