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彩民人生 > 彩民生活
六合彩小说[大庄家] "典房炒股"惹祸端
2010-04-11 10:36   来源:彩票直通车     编辑:可破    浏览:

    《大庄家》是国内首部关注地下钱庄、六合彩生活状态的长篇写实小说。这本35万字的长篇小说,是作者经过深入的生活体验,在对一手材料的总结和加工基础上完成的。新浪彩票频道从4月8日开始连载放送这部小说,欢迎广大网友关注。


    作者:刘一纯 湖南人民出版社  连载1  连载2:知情识趣的情人


    (七) 跟张总谈借贷


    稍后唐小雪和张总来了。唐小雪将陆明远和张总作了介绍,然后一副不经意的样子,问:“红烛呢?”陆明远知道唐小雪是看到了李红烛的车子才有此一问,便说:“我都好几天没见到她了。”唐小雪便点了下头,似乎知道是怎么回事。


    酒至半酣,慢慢就扯到资金上来了。张总的意思,他这两千万暂时只借半年,月息一分,在两千万存入金利公司时一并付给半年利息。陆明远笑着说:“张总你知道存入银行的年息是多少?也就百分之四多一点,再扣除百分之五的利息税,张总你算算纯利息是多少?而你这月息就是百分之一,我都感觉有点儿高利贷的味道了。”张总笑着说:“我算过了,也就银行的四倍上下吧。”


    陆明远很自然就想起最高人民法院明确规定,民间借贷利率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四倍,这位张总的一分,只怕是据此计算来的了。这个月息在他看来是高了点儿,但这两千万他按常规月息七分放贷出去,一年利息就是百分之八十四,也就是一千六百八十万,扣除成本后仍有五成利润。


    陆明远沉吟有顷,说:“张总,你要的月息一分我答应你,可你这两千万存入我公司是一年而不是半年。”唐小雪马上嗲声附和说:“陆总这么好说话,张总你就存上一年好了。钱到哪儿不是存呀,存到银行去或别的什么投资公司、典当行,哪有这么高的利息?”对唐小雪来说,月息百分之一还是百分之二跟她无关,但这两千万所存时间的长短就跟她的奖金有太大的区别了,存上半年她只能得五十万,存上一年则是一百万了。


    张总举杯喝了口酒,把杯轻轻一放道:“先半年吧,合作愉快的话咱继续合作。这钱放到哪不是存?总不能把它放到保险柜里锁着是吧?”


    陆明远便也知道这位张总对他们这一行是有所了解的。他们放贷的时间一般是三至四个月,短的十天半月,最多不超过半年,一年的谈都不要谈。这是因为时间一长,变数就大,对借贷者就难以控制。谁都知道这年头看事事会变,看人人会变。


    张总对这中间的了解,不用猜是唐小雪的缘故。当初唐小雪为了把两千万揽过来,自然要向“上家”介绍公司的一些经营内幕。这做私募客户的要点有点像是做信托,资金方和资金管理方建立在相互的信任上。陆明远倒也是理解资金方客户的心态,他们又要高利息,又要绝对安全。


    陆明远不再废话,举了杯说:“为了表示我的诚意,为了咱们长久合作,这次就算我为张总免费服务吧。”张总哈哈一笑,举杯跟陆明远碰了。按陆明远的意思,张总的钱一到,他立马贷给郭总推荐的那位“下家”。两千万放在他手上,一天支付“上家”的利息就是近七千块;按百分之七计,他放贷给“下家”的利金一天是近五万块钱。作为一个资金老总,陆明远不可能不算这笔账。


    饭局接近尾声之际,陆明远的手机响了。见是公司资产保全部宁奇士打来的,知道多半同客户赵奎星有关。他自是不能在张总面前接这类电话,便出了包厢。才摁了接听键,宁奇士的声音轰了过来:“陆总,刚才赵奎星跳窗摔死了,酒店报了警,现在怎么是好?”一时间想不出怎么是好,陆明远就问他们现在在哪。得知他们已经离开了大华酒店,便让他们这就赶去湘晋茶楼等他,他一会儿就到。


    赵奎星的债务演绎成这样,是陆明远怎么也没想到的,而现在的问题是警方的介入势必将把事情复杂化,弄得不好他的公司都将成为众矢之的,受到相关部门的查处,也许将招致关闭的厄运,要知道这是人命关天的事啊。金利公司成立这些年来,哪曾碰到这样的事,陆明远只感到胸闷气短,要自己冷静。


    唐小雪甚是敏感,看着他说:“陆总有事?有事您只管忙去,张总这儿有我呢!”陆明远说:“朋友打来电话,我这就得赶过去。”他望着张总强笑道:“张总,本来想跟你再喝两杯的,然后陪你活动活动,现在情况只好下次了。”


    下篇请看:赵奎星的死,源于“典房炒股”。


    (八) “典房炒股”惹祸端


    赵奎星的死,缘于时下异常活跃的典房炒股。这个社会总喜欢跟风操作,看什么生意红火,什么生意赚钱,一窝蜂地跟进效仿。在一家外资企业工作的赵奎星被燎得心痒难耐,决意涉入股市,却苦于没现钞。他早两年在人民路投资的一套三室两厅,租金年收益率不到百分之五,赵奎星感觉当初投资房地产是个错误决定。半年前他挂牌出售人民路房产,可两个月过去也未成交。有同事指点他找典当行和地下钱庄,赵奎星便通过一位典房炒股斩获不少的朋友介绍,找到金利投资公司借了三十万元,时间三个月,月利率百分之七。


    赵奎星拿到钱后,把三十万一古脑儿砸在瞅了多时的几只股票上。谁知三十万扔进去后,上证指数仅攀升了几天,大盘就开始暴跌。涨涨跌跌过去了三个月,三十万缩水百分之三十有余,再加上每月二万多块钱的利息,差不多亏了一半。金利投资公司资产保全部找上门来,要他还贷。资产保全部的意思,让他把股票抛了,再找亲戚朋友借些,凑足三十六万三千人民币还他们公司。赵奎星却是不肯割肉,在无法说服的情况下,资产保全部经理宁奇士请示陆明远后,把赵奎星强制软禁在大华宾馆,让他家人筹钱还贷。不曾想第三天晚上,负责看管的宁奇士从卫生间出来,赵奎星竟然不见了。宁奇士三个忙逃出大华宾馆,混在人群打探。听人说死了。宁奇士知道事情弄大了,忙给陆明远打电话。


    事情演绎到这步,是陆明远没想到的。自入这行以来,金利公司还未遇到这类人命关天的事,说不定公司将因此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陆总,这事儿怎么办?”宁奇士看着陆明远问。陆明远一时间哪知道怎么办,很想这就给公安局的朋友幸义去个电话,理智告诉他这样万万不妥,这才忍住了。他想了又想,眼下似乎只有让宁奇士他们三个先离开阁司市避一避。


    出了湘晋茶楼,陆明远把车开到邵怡那里。邵怡发现情况不对,关切地问:“怎么啦,是不是出了什么事?”陆明远看着眼前的女人,想想还是把情况说了,听得邵怡中风般地坐在那里,半晌才回过神来,喃喃说怎么会是这样,然后问他怎么办。陆明远叹了口气,说:“只有等幸义的消息再说。”


    在焦急的等待中,陆明远感到了某种不祥,那种胸闷气塞的感觉复又来了。幸义的电话终于来了,幸义那头告诉他,赵奎星现在市中心医院实施抢救,估计没有性命之忧。幸义接着提示他,赶在公安机关对这事介入之前快速把事情摆平。


    知道赵奎星没死,人便踏实了。眼下最紧要的是把事情私了了,可怎样才能快速把它摆平?陆明远想到经手这笔款项的信贷部经理肖复兴,唯一的办法是让他出面同赵奎星接触。他拨了肖复兴的电话,也不说什么事,让他立马赶去北京路的君山茶楼。


    当陆明远赶到君山茶楼的时候,肖复兴已先他一步到了。看肖复兴的样子,显然并不知道公司出了麻烦。果然,待到陆明远把赵奎星跳楼的事说知与他,肖复兴愣坐在那里只管把眼睛望着他,清醒过来后问:“咱们怎么办?”陆明远说:“我们得抢在公安机关介入前与赵奎星达成协议。也就是说,不能让他说出我们逼他还贷的事,使整个事件胎死腹中,事情就此打住。”


    肖复兴点了点头,望着陆明远沉吟了一会儿,说:“要让事情就此打住,少不得要在那三十万上让他满意。”


    陆明远哪里不明白他的意思,这可不是他愿意的,往后那些欠贷上百千万的“下家”跟风效仿,金利公司还玩得下去?三十万,陆明远真的不往心上去,可他得考虑这事往后对公司的影响。可似乎除了这样别无他法。如果就因为这区区三十万而招致警方和相关部门对公司的查处,以至在一个人人皆知的媒体上搞得街头巷尾都知道,傻瓜都知道这笔账有多不合算。陆明远喝了两口茶,叹了口气说:“看情况再说吧,必要时也只有这样了。”


    陆明远又提议把当初介绍赵奎星借贷的人拽上,说是有他在中间利于事情的解决,可这会肖复兴哪有他的联系电话,只得作罢。


    下篇请看:肖复兴让赵奎星在警方面前自承是不小心坠楼的。


    (九) 暗示赵奎星对警察说谎


    《大庄家》是国内首部关注地下钱庄、六合彩生活状态的长篇写实小说。这本35万字的长篇小说,是作者经过深入的生活体验,在对一手材料的总结和加工的基础上完成的。


    陆明远和肖复兴赶到市中心医院,赵奎星还在手术室进行抢救。从医生那儿了解到,赵只是摔断了大腿骨,腰肋骨也断了两根。见并没有公安人员在,陆明远放下心来。


    手术室的门开了,赵奎星随之被推进了一间病房。在征得医生的同意后,两人来到赵奎星面前。赵奎星一见肖复兴,人就紧张起来,显然没想到金利公司的人这么快就又找上了他。肖复兴在介绍陆明远时只说是同事。这是陆明远的意思,他不想让赵奎星有什么想法,更不想露了自己的身份。


    肖复兴也不废话,看着他直入主题说:“我说朋友,不就是三十万吧,犯得着把自己弄成这样?还好,没有性命之虞。真弄出命案来,我可要替你不值了。你看这事儿咋办?”赵奎星马上说:“钱我会一分不少还你们,只求肖经理再宽限三个月。”


    见肖复兴拿眼望着他,陆明远知道该他在这个问题上做出表态,就说:“好,我答应你的要求,可你在大华宾馆事上怎样直面警方?”赵奎星的样子看上去显得颇为不解。肖复兴就说:“因为你老兄的跳楼已惊动了警方,他们待会肯定要在这事上找你调查的。其实,你躺在这里完全是自个的行为,没有谁逼你,是吧?”


    赵奎星便也明白他们的意思了,赶紧说:“我就说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  没想到这件令他大是紧张的事情如此轻轻松松地得以解决,走出医院,陆明远几乎要引吭高歌。他分别给伟哥和幸义去了电话,把情况说了。


    陆明远第二天早上到了公司,就碰到龙老板在转悠。握手间龙老板说他特意赶来看看陆总。陆明远自是明白他的来意,笑说欢迎,把他让进办公室。他知道实地考察了的龙老板会跟他续谈那五百多万的事。


    果然,几口茶后龙老板说:“陆总,我的事情还得你帮忙。你看这样怎样?那五百多万呢我存四百万到你公司,余下的钱你支给我。我这样做实在是没办法,公司得运转。不瞒陆总,公司都有两个月没发工资了,再下去员工会闹事的,公司都将关门。这事就算陆总你帮我了。”


    没想到对方提出这么个折中的办法,一时间陆明远不知怎样回答他。龙老板的要求听来合情合理,再加上语气恳切,陆明远就不好拒绝了,但必得跟伟哥说声才是。


    陆明远用座机拨了伟哥电话,伟哥问赵奎星的事情怎样了,陆明远就想该先向肖复兴了解一下才是。昨晚上从医院出来他可是交代他好好盯着的。陆明远把龙老板刚才的来意说了。伟哥问他是什么意思,陆明远道:“我看他也不容易,是不是先把那百多万给了他?这样也可以安住他的心,使他更加相信我们。”


    伟哥说:“就按你说的得了。你们签订了协议后再给我个电话吧。”


    司机小罗打来电话,问他去不去机场一块接辛老板。陆明远便也醒悟到自己被赵奎星的事弄得差点儿把这么件重要的事给忘了,忙拿了包出门。对辛老板这位合作伙伴,陆明远是不敢怠慢的,他的钱庄可是建立在与辛老板的密切合作上。没了辛老板的合作,公司在阁司钱庄老大的地位势将不保。一定程度上说,辛老板远比伟哥和幸义对他还重要。


    陆明远知道,这次辛老板来阁司的真正原因还是为武洞镇复古“咩红坊”那个安小小。


    下期请看:  手下得力助手李红烛向陆明远递了辞职报告,说她也想开家典当行。


 

 

热点导航:
相关热点资讯:
 
一周排行
新闻推荐
专家推荐
论坛精华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