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彩民人生 > 彩民生活
彩店主代购惹事 失奖彩民:她想欺诈我
2010-04-07 10:29   来源:彩票直通车     编辑:可破    浏览:

    余雨虹和文天平(两人均为化名)反目成仇。


    大半年前,他们还是愉快的合作伙伴。


    在成都双流县一杆旗北街,余雨虹开了一家体彩投注站,文天平是附近一家塑钢材料店的老板,买彩票是他的爱好,也让他得以和余雨虹结识。


    余雨虹说,去年上半年,她开始代文天平购买彩票,她先行垫资,文天平定时来结账,“我前后共帮他垫了1.8万多元。”。


    昨日中午,来余雨虹的投注站碰运气的人络绎不绝,但余雨虹却是眉头紧锁,她和文天平的纠纷从春节前一直持续到现在。


    矛盾起于一次偶然。去年11月的一天,文天平打电话要求投注,余雨虹索要垫资未果后,拒绝再次代购。可不巧的是,那期彩票恰好中奖了。随后,就是双方各执一词的无休止纷争


    ……


    ?争执?


    投注点老板:他欠我1.5万多


    “文天平欠我1.5万多,但他耍赖不讲诚信,我也不知道拿他怎么办。”余雨虹说。


    两人去年上半年认识,文天平店里的小工,经常到余雨虹这里来买彩票,“我当时想拓展客源,听那小工说他们老板也喜欢买彩票,我就要来电话主动打给他的。”双方一拍即合。


    余雨虹先垫资代买彩票,文天平定期来结账,开始的合作很愉快。


    渐渐地,余雨虹给文天平的垫资越来越多,有点超过了她的承受能力,“前后总共垫了18962元。”


    去年11月的一天,文天平再次打电话来要求投注,余雨虹提出索要垫资未果,那一天,余雨虹没有再帮文天平投注。


    可不想,第二天,那注本来应该购买的彩票,竟然中了1万元。


    “我当时就觉得不妙,赶紧把消息通知他,他一下就发火了。”余雨虹说,她再次提出索要垫资时,文天平付了3000元,而她却鬼使神差地把所有代购的彩票都给了文天平。


    然而,余下的1.5万多元,从此就没了下落,“他说我没得证据,耍赖不给我了。”余雨虹说。


    失奖彩民:她想欺诈我


    而余雨虹所讲述的故事,在文天平那里却有一个完全不同的版本。


    “我都记不清是好久开始在她哪里买彩票了,是她打电话找的我,就是想赚我的钱。”文天平说,他和余雨虹的合作曾经中断过好几个月,原因就是余雨虹经常向他催款,索要垫资,“之前还有一次,我刚投了2天她就来要钱,我没给第三天她就不帮我买了,哪有这么做生意的?”


    而余雨虹所说的那1.5万多元欠款,文天平矢口否认。


    “我跟她的账早就结清了,她现在简直是想欺诈我。”文天平说,那天他打电话投注,余雨虹是答应了的,但到了下午却送来一张字条,要求给她的账户里打钱。


    文天平没干,她就不买了,结果第二天果真就中奖了。


    “我在她那里买那么多彩票,从来没中过奖,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就让她给我放跑了,我还怀疑她是不是买了彩票然后私吞了哦,按道理我还想找她赔钱的。”文天平说。


    “后来她又来要垫资,我也是给她结了账的,3000元,一手交钱,一手拿票。”文天平说,他根本没看那些票是多少钱的,随手就扔掉了,余雨虹说还欠1.5万多,根本拿不出证据。


    ?说法?


    彩民眼中:她是诚信老板


    对此,余雨虹觉得有些说理无门。“我怎么会平白无故地去要人这么多钱。”而在众多来她店里投注的彩民看来,余雨虹一直是个讲诚信的人。


    “代买彩票最重要的就是双方要彼此信任,要不然生意怎么做得走。”市民赵先生也经常打电话让余雨虹代买彩票,大都是机选,虽然一直没中奖,但一年多来从来没出过岔子。


    一位姓梁的彩民说,他曾经在余雨虹的店里中过5000元,“奖都是她帮我领的,然后扣除买彩票的钱,该给我多少就多少,我信任她。”


    余雨虹说,她从2008年开投注点以来,先后帮20多个彩民长期代买彩票,从来都没起过纠纷,“我相信他们,也希望他们都相信我。”


    朋友眼里:他是性情中人


    文天平的嗓门很大,一说到跟余雨虹的纠纷,就显得异常激动。


    昨天,在文天平的店里,工人们正忙着做一个塑料雨棚,经商多年,文天平觉得还算小有成就,而之所以有这些成就,就是因为他的豪爽性格。


    记者随即走访了文天平店附近的几家商铺,几个老板说,虽然跟文天平交往不深,但大家挨着铺子做生意,多少还是有点了解。


    “他是个性情中人,做生意从来是说一不二的。”附近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商铺老板说。


    而大概了解了彩票纠纷之后,这位老板也说出了他的看法,“客观地说,余雨虹说文天平欠了她钱,但至少应该拿出证据来啊。”


    ?调查?代购成风竞争下的选择


    余雨虹和文天平各执一词,事情的真相扑朔迷离。


    但纠纷的起因,无疑就是从代购而来。


    明明就可能面临收不到钱的风险,余雨虹为什么还要一再给文天平垫资呢?


    “垫资代购是彩票行业里的惯例,也是一种促销手段,不然生意很难做。”余雨虹说。


    余雨虹从2008年开始经营彩票投注站,但在双流,跟她一样的投注站还有很多,市场竞争很激烈。每卖出去100元的彩票,余雨虹可以获利8元,平均下来余雨虹每月的收入在2000元左右。


    “我老公在开公交,收入也不高,儿子马上考大学了,要用很大一笔钱。”余雨虹说,为了开拓市场,她只好主动出击寻找客户,而垫资代购,就成了最惯常的促销手段。


    彩票代购全凭相互信任


    记者走访了双流县和成都市的几家彩票投注站,垫资代购彩票十分常见。


    普遍的操作模式就是买卖双方口头约定,投注站先垫资代购,彩民定期来结账,中了奖也大都是投注站代彩民领奖,只有成都群众路附近的一家投注站,是要求彩民先预存资金。


    双方的合作关系,完全建立在对相互信任之上。


    “投注站为了鼓励彩民多买彩票,就主动承诺先垫资,一般投注站还是不会欺骗彩民,不然生意就不要想做了,但代买了彩票,彩民不认账,也是经常存在的,总的来说,彩票是个买方市场。”在成都一家投注站门外,一位姓洪的彩民说。


    □律师说法


    代购彩票最好先签合同


    “垫资代购彩票全靠相互信任,必然会带来隐患。”四川亚峰律师事务所律师吴昊说,垫资代购彩票实际上就是买卖双方的一种合约,但是大多数时候这种合约都是口头的,而且也没有第三方公正,在法律上几乎没有意义。


    成都四道街的一家彩票投注站老板罗斌,曾经3次帮人代购彩票中了500万,从没有隐瞒欺骗过彩民一次。


    吴昊认为,这仅仅是一个个例,不能排除有不讲诚信的人存在。


    如果没有具有法律效力的合约,一方面,彩票投注站可以欺骗彩民,中了奖就说没买,然后私吞奖金;另一方面彩民也可以赖账,投注站垫资代购了可以不认。


    “反正彩票上也没有名字,谁能证明就是垫资代购的,所以,如果垫资代购彩票,双方最好还是事先订立合同。”吴昊说。
 

 

热点导航:
相关热点资讯:
 
一周排行
新闻推荐
专家推荐
论坛精华贴